樊嘉扬(Jiayang Fan),纽约时报记者。她8岁移民美国, 自2010年开始在纽约客等杂志撰写文章,2016年正式成为纽约时报记者。如果没有那些涉及反华、黑华的言论去攻击、抹黑曾经的祖国,实话说我很细喜欢她在纽约客关于美食的评论文章,也认为她是一个有着美式幽默、遣词造句老辣且实力不俗的华裔美女作者。可惜的是,她之前那些“闻明遐迩”的风波,以及太多关于中国并不客观的报道让我“如鲠在喉”,着实再也喜欢不起来。 让我对樊嘉扬印象颇深的大概就是以下这些言论(举例部分):她在美国疫情爆发时说中国面孔拖累了自己,并且在香港暴乱采访中碰壁之后还是支持香港暴徒为自由而战。在采访《三体》作者刘慈欣时樊嘉扬说他被中国政府洗脑,称美国是三体,中国是地球。她说中国是疫情的罪魁祸首,她跟着传播方方的言论,批评中国防疫不利,等到自己在美国亲身经历了又默不作声并称黄皮肤是自己的累赘。 同为华裔,我能理解一个美国人对中国的偏见,我也深刻体会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让人难过甚至绝望,但如此曲解中国我不敢苟同。所以有一段时间为什么她被中国大陆人骂,我却觉得不足为奇。因为国内部分人对她反感的主要是原因是,她的中国身份及对中国的认知,不足以让她为杂志提供中国话题的报道,当今的中国国情与变化很难说清,可以说任何一点,但都不能以概全的态度阐述,客气的像一个时代观察者一样诉述当下自我的观点。很明显,樊嘉扬逐渐偏离了道路,她的中国视角很美国思维。细读樊嘉杨的多数有关中国的文章,都很明显掺杂一种意识形态抑或政治的东西,仿佛仗着中文知识和国内亲属关系获取与美国人不对等的信息差在做片面报道。譬如她说银川葡萄酒那篇报道,可以说中国政府的建筑往往很气派,但不能说每一个城市里最气派的一定是政府建筑。以及李娜Jack马那篇,赴港上市不能说为党服务等,凡此种种,她是美国人,是美国视角,之前没小粉红攻击觉得自己很不错,现在攻击一下还非常叫屈。在这个时代摊上意识斗争的洪流,不避反冲,她要名要利,部分人要骂要辱,你来我往,谁也别叫屈。

樊嘉扬(Jiayang Fan),纽约时报记者。她8岁移民美国, 自2010年开始在纽约客等杂志撰写文章,2016年正式成为纽约时报记者。如果没有那些涉及反华、黑华的言论去攻击、抹黑曾经的祖国,实话说我很细喜欢她在纽约客关于美食的评论文章,也认为她是一个有着美式幽默、遣词造句老辣且实力不俗的华裔美女作者。可惜的是,她之前那些“闻明遐迩”的风波,以及太多关于中国并不客观的报道让我“如鲠在喉”,着实再也喜欢不起来。

让我对樊嘉扬印象颇深的大概就是以下这些言论(举例部分):她在美国疫情爆发时说中国面孔拖累了自己,并且在香港暴乱采访中碰壁之后还是支持香港暴徒为自由而战。在采访《三体》作者刘慈欣时樊嘉扬说他被中国政府洗脑,称美国是三体,中国是地球。她说中国是疫情的罪魁祸首,她跟着传播方方的言论,批评中国防疫不利,等到自己在美国亲身经历了又默不作声并称黄皮肤是自己的累赘。

同为华裔,我能理解一个美国人对中国的偏见,我也深刻体会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让人难过甚至绝望,但如此曲解中国我不敢苟同。所以有一段时间为什么她被中国大陆人骂,我却觉得不足为奇。因为国内部分人对她反感的主要是原因是,的中国身份及对中国的认知,不足以让她为杂志提供中国话题的报道,当今的中国国情与变化很难说清,可以说任何一点,但都不能以概全的态度阐述,客气的像一个时代观察者一样诉述当下自我的观点。很明显,樊嘉扬逐渐偏离了道路,她的中国视角很美国思维。细读樊嘉杨的多数有关中国的文章,都很明显掺杂一种意识形态抑或政治的东西,仿佛仗着中文知识和国内亲属关系获取与美国人不对等的信息差在做片面报道。譬如她说银川葡萄酒那篇报道,可以说中国政府的建筑往往很气派,但不能说每一个城市里最气派的一定是政府建筑。以及李娜Jack马那篇,赴港上市不能说为党服务等,凡此种种,她是美国人,是美国视角,之前没小粉红攻击觉得自己很不错,现在攻击一下还非常叫屈。在这个时代摊上意识斗争的洪流,不避反冲,她要名要利,部分人要骂要辱,你来我往,谁也别叫屈。

任何人都知道,在报道中国这样庞大、复杂的国家和社会时,没有人能够断言自己可以精准的掌握全局。就算常年生活在中国的本土作家,也未必能够说自己了解的中国就是全部。《纽约客》主编大卫.瑞姆尼克曾经询问未来纽约客报道中国的方向何在?几乎所有作家都认为是要给出更多社会、经济方面的背景介绍,尽量避免过于政治化。然而,8岁到美、给何伟、欧逸文做过事实审核员的樊嘉扬,偏离了亚协当初探讨的问题,是环境立场所致还是精致利己主义想必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樊嘉扬曾说:我的忠诚不再属于一个国家、甚至一种价值观,而只属于我的良心。但我想说:人生唯有不忘来处,但识归途,才算得上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这里我不想批评任何人的立场,那是个人选择,毕竟我与她立场看法也不同。

--

--